国际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在线 >

叁益科技“购、销、存”数据异常 “一股独大”风险难以回避
发布时间:2019-02-08 11:01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1年12月,专业从事人防专用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浙江叁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叁益科技”)于近日报送了最新版本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计划在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A股不超过2500万股,所募资金将投入“基于北斗卫星通信的人防警报系统产业化项目”等4个项目。

《红周刊》记者在仔细阅读叁益科技招股书后发现,该公司不仅存在实际控制人“一股独大”的现实,且从财务数据分析角度看,报告期内(2015年至2017年)还有数千万元营业收入得不到现金流量以及应收款项支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公司产销、存货的数据勾稽关系上也有一定的异常。

“一股独大”的风险难以回避

招股书披露,叁益科技实际控制人俞松茂、章婉琴夫妇直接与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高达97.2857%,他们的女儿俞馨间接持有公司1.5%股份,此外,章婉琴大姐的配偶蒋国良、章婉琴二姐的配偶楼志东、章婉琴大哥章善桥和二哥章善祥、俞松茂的妹妹俞松英和表弟俞朝明都间接少量持有公司股份。整体核算下来,俞松茂、章婉琴家族合计控制公司99.2857%的股份。

除此之外,在叁益科技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中,除了俞松茂担任公司董事长、章婉琴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之外,公司董事、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楼可伟系实控人章婉琴大姐之子的配偶。

如此绝对强势的实控权和经营管理权,不由让人为企业上市后的经营管理带来担忧,完全不能排除实控人有可能会利用其控股优势及经营管理权力进行控制权滥用的行为发生,通过直接或间接命令决定公司经营,使公司与控制股东之间产生购买、销售、租赁、代理等交易行为,进而损害上市公司和投资人利益。这种“一股独大”所带来的负面结果在ST保千里身上就有很好体现,其实际控制人滥用手中权利导致上市公司在去年末至今年年初出现了连续29个跌停。

招股书中,叁益科技也披露了一些企业与实控人在相关的报告期内有较为频繁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以及资金往来、接受关联方担保、向关联方收购股权、向关联方出售车辆等情况(如表4所示)。其中,报告期内向关联方采购原材料的金额分别是2659万元、1376.05万元和284.41万元,占采购总额13.33%、13.55%和2.92%。而在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上,2015年关联方向公司提供的资金“当期借款发生额”合计就达7154.78万元,而这年公司为关联方提供资金“当期资金占用发生额”合计也达到18159.31万元。

当然,对于上述关联交易,招股书中也都做出了相应解释,认为有其特殊原因和理由,并表示相关各方已于2015年12月31日前全部清偿完毕。但是需要注意是,对于公司上市之前已经出现过的这种频繁关联交易,在俞松茂、章婉琴夫妇继续高度控股的大背景下,还是很难排除企业一旦成功IPO后,实控人会利用其控制权便利进行类似关联交易,或进行一些不利于公司的关联交易可能,对这点风险,投资者是需要时刻警惕的。

采购数据出现大额差异

招股书披露,叁益科技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包括钢材、不锈钢、自由基激发器和活性炭等,报告期内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达到16187.99万元、6824.84万元和8035.73万元(见表2),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88.75%、79.01%和82.58%,由此也可推算出,报告期内原材料采购总额应为18239.99万元、8637.94万元和9730.84万元。

2017年,在原材料采购总额9730.84万元的基础上,考虑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含税原材料采购总额为11385.09万元。根据财务数据一般勾稽关系,这必然有相应金额的现金流量或应付款项与之相等,抑或是两项金额兼而有之。

同年,叁益科技“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9483.94万元,以其与含税采购总额对比,有1901.15万元含税采购未付现,再考虑到2017年年末预付款项余额86.47万元相比上年同期减少17.56万元因素影响,理论上,2017年将有1883.59万元含税采购形成新增负债。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新增350万元应付票据(2016年、2015年没有应付票据),5078.36万元应付账款余额比上年年末新增了2029.09万元,两项负债合计新增2379.09万元。显然,这是远远高于理论上形成的1883.59万元新增负债。

同样方法去分析2016年。当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为8637.94万元,叠加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则含税采购总额为10106.40万元。以其与当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8502.50万元、新增21.51万元预付款项进行勾稽,则理论上将有1625.41万元将形成新增负债。